首页 >> 文创产业园 >> 杨浦区 >> 活力杨浦,更是追梦者的杨浦!

活力杨浦,更是追梦者的杨浦!

听听基层干部、全国劳模、逐梦创业者心里话:   活力杨浦,更是追梦者的杨浦!      基层干部感悟21年经历   百姓和社区干部   幸福指数节节高   ■本报记者 黄尖尖 通讯员 杨晓梅   记者:您在殷行街道工作生活了多少年?这些年,您眼中的殷行街道发生了哪些变化?   吴美娟:1996年,我从上海建工集团下属单位考到了殷行街道闸一居委会任专职干部,那时我每天骑着一辆黄鱼车在居民区转悠,一面监督小区环境卫生,一面与居民拉家常,听他们反映问题。后来,我先后在开鲁四村居民区、开鲁新村片区工作,现担任北新片区的党委书记。   我在殷行街道生活、工作21年了,还记得刚来时,殷行居民出门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上世纪80年代末,中原地区开始开发,一个个小区、一条条道路建设起来,闸殷路、中原路、开鲁路、市光路、嫩江路、国和路……现在都是中原地区的重要道路。殷行街道,尽管不是风景点、不是商业区,却是适宜人居住的地方,现在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开门七件事”都能满足。在这里,菜场遍及各处,看病也很方便,我们有9个医疗服务点,小病都可以到家门口的医院挂号、开药,家庭医生签约之后,可以享受到优先预约就诊等便利服务。   记者:在基层社区工作这么多年,您觉得基层工作方式有什么改变?   吴美娟:上世纪,有近6万多名失业下岗的人员进入殷行,当时我们的精力就扑在这些下岗人员身上,他们每天都来居委会,我们和他们聊天,帮他们解决问题。现在我们主要思考的是如何发动年轻人,年轻人都是靠信息手段来聚集人气的,老办法不管用了。如今,年轻居委干部进入社区,带来了新鲜血液。以前居委干部有事情要一家一家通知,现在就可以通过微信群。但传统和创新要结合,社区老年人需要的是精神安慰,居委干部还是要每天走街串巷。   记者:闸殷路第一居委会是杨浦区“礼治社区”建设的试点小区,也在您所负责的北新村片区区域内,“礼治社区”的建设给居民们带来了哪些好处?   吴美娟:从2016年开始,经过一年的试点,闸一居委“礼治社区”软硬件建设基本完成。硬件上,居委会门口有了一个“幸福家”,它是社区生活服务的综合体,有慰老、亲子活动、日托所、助老餐等功能。“爱心小屋”服务内容丰富,接受日常慈善募捐的同时,还作为居民出借工具、微心愿对接的平台。软件上,由助盲队发展而来的爱心互助队,在服务盲人、管理爱心小屋中实现自我运作。在经费上,闸一居委会有一个“爱心基金会”,作为居民自助、互助的基金。目前,闸一居委在硬件、软件、资金、人员各方面均已形成比较完备的运作体系。“礼治社区”建设给闸一居委带来了活力,让爱能够充分地辐射到广大居民当中。   记者:服务基层21年来,您作为社区干部的感受是什么?   吴美娟:在殷行,老百姓和社区干部的“幸福指数”都有了很大提升。我刚到殷行街道时,工资很低,近年来,社区基层干部的工资待遇、办公环境不断改善,完备的管理制度已经形成,职业荣誉感增强了。   殷行街道的干部,每年都花大量精力为老百姓办实事,每个处级干部、科级干部都“承包”下面各个居委会。现在我也经常去各个居委会带教年轻的居民区党组织书记和居委会主任,目前已经带了6批60个人,我希望有越来越多年轻人参与到社区工作中来。   全国劳模见证工业带变迁   “纺织车”重现江边廊道   嗡嗡声已去但记忆犹在     沿着海州路走到贵阳路,再一直走到杨树浦路,这是过去黄宝妹每天走路去上班的必经之路。杨树浦路2866号,昔日的国棉十七厂,如今变成了上海国际时尚中心。   1953年,黄宝妹被评为第一批全国劳动模范,也是上海国棉十七厂的唯一一个。1958年,著名导演谢晋根据其事迹拍摄了电影。从14岁进厂工作到1986年退休,黄宝妹在国棉十七厂工作了整整42年,见证着杨树浦路沿江工业带的历史变迁。   “以前的杨树浦路,那是一派热闹繁华的景象。”黄宝妹说,沿江全是大工厂,24小时不停运作。一个厂子就有成千上万名职工,人流量很大,上下班的时候公交车都挤不进去,周边小店的生意也十分红火。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杨树浦就聚集了300多家纺织、造船、造纸等不同门类的工业企业,被称为“近代上海工业的摇篮”。   黄宝妹所在的第二纺纱厂正对着江边,每天棉花运进来,纱布运出去,都是通过黄浦江的船运。“每次看到拉着‘大篷’的船一艘艘来而又去,就仿佛看到我们纺的纱布被运到了各地,给全国人民穿在身上。”后来,国棉十七厂全厂搬迁到江苏大丰,“一开始是蛮伤心的,但后来想想也理解了,城市要开发,要发展,老是停留在旧的状态也不行。”   2006年,国棉十七厂的改造方案最终确定,法国著名建筑设计师夏邦杰担纲设计,2009年下半年正式动工,老工厂变身为上海国际时尚中心,纺纱的味道被代之以时尚的气息。对历史资源的充分保留让这种改造充满了文化底气,法式情调让这个创意园区充满了浪漫气息,而长达数百米的岸线则使得进入园区的人们有了更多的体验。   在黄宝妹的记忆中,以前的滨江地段是走不通的。“各个厂区之间彼此间隔,厂房都对外封闭起来,从来没有人在江边走。”今年7月,伴随着杨浦大桥以西至秦皇岛路码头的沿江约2.8公里岸线贯通,南段滨江上的工业遗存被一一保留下来,并注入全新内涵,这些景观带将逐步对市民开放。   “如今的江边不一样了,像一个风景区。”黄宝妹经常和昔日的老工友们一起回到旧厂里看看,到黄浦江边拍照留念。江边廊道上有一个模仿纺织车建成的“纱厂廊架”模型,从坡道穿越廊架而上,犹如穿越时空回到纺织机嗡嗡作响的时代。“纺织车”还在,纺织的记忆便不会消失。   逐梦者点赞双创支持力度   这里已成创造奇迹热土   这里有完整的创业生态   ■上海优刻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CEO 季昕华   2012年,在华为、腾讯、盛大等知名企业工作十多年后,看准移动互联网领域发展前景,我走上了艰难的创业之路,从互联网安全专家“技术控”转型成为白手起家的“老板”。   创业之初,公司注册地有很多选择,综合考虑到杨浦区具有产业集聚、产业链齐全、创业政策优惠以及正在打造上海市云计算标杆地等优势,我把上海优刻得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注册在位于伟德路大学路的杨浦区云计算创新基地。之后,随着企业的发展壮大,公司先后迁往国定东路创业者公共实训基地、隆昌路城市概念软件信息服务园,却始终没有离开杨浦区,因为这里是我创业梦想开始的地方。   万事开头难。优刻得创办之初,面临行政管理、人事管理、财务管理等多种问题,杨浦区的创业基地提供了产品试制、场地落实、从业人员培训、政策咨询、融资对接等一系列“批处理”服务,成为我们创业者的“靠山”,遇到问题也有了咨询渠道。杨浦区不同层面的创业服务,多次在企业做大做强的关键时刻,有力地推上一把,不仅让公司“轻装上阵”,还让我们创业者找到了归属感。   创业五年来,我见证了杨浦区创业创新的飞速发展。杨浦区目前已集聚了科技型中小企业7000余家,一批“互联网+”和“四新经济”企业呈现出爆发式增长态势,其中一批科技型企业进入加速成长期,杨浦区已成为创造奇迹的创新创业热土。   (周琳 整理)   ■上海流利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王翌   2009年,我从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在谷歌工作了两年后,我感到中国互联网的黄金期正在到来,是时候回国追逐梦想了。   2013年,我和两个朋友在复旦科技园正式注册了流利说。那个时候我连公司要怎么注册都不知道。幸运的是,杨浦区工商部门对创业者十分支持,最大程度地给予我们帮助。   创业初期,像我们这样没有什么工资收入的创业者是买不起房子的。当时,我享受到了杨浦区为创业者提供的相关扶持政策,让有两个孩子的我住进了园区附近的人才公寓。园区还给了我们公司办公用房补贴。就连就医问题也得到了很好的解决,这点对于创业者来说非常重要。没有了后顾之忧,我和我的团队开始专心打磨产品。   很感谢这个时代,也很感谢政府部门开放的心态。他们与时俱进,愿意接受新事物,积极迎接新变化。今年6月,杨浦区邀请我在区委中心组学习会上分享人工智能在教育领域的变革。我讲了之后大家的反馈都很热烈,很多政府部门都来找我希望能去他们的部门和单位介绍一下这些新的变化趋势。   随着公司规模的不断扩大,我们也正在寻找更大的载体空间。不久前,通过团区委的牵线搭桥,我们来到长阳创谷寻找办公场地。这里完整的创业生态、先进的园区发展理念吸引了我们。扎根杨浦,我们相信公司的未来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