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意资料库 >> 新民晚报 >> 美国大学生在贷款危机中挣扎

美国大学生在贷款危机中挣扎

    文/袁原

    对于贫苦人家的美国孩子,上大学一度是改善经济状况、摆脱社会底层的捷径。如今,不少来自低收入家庭、入读小型私立高校的美国大学生却深陷助学贷款危机。他们要么因无力支付学费辍学,即使勉强毕业,所挣薪水也难以偿还贷款。大学毕业就债台高筑,这令人怀疑,莫非读张大学文凭还不如混个高中毕业?

    十年本科难毕业

    波士顿女孩雷纳塔·凯恩斯坚信,只有上了4年制大学,人生才算完整。2007年高中毕业后,她入读马萨诸塞州莱斯利大学,希望四年后成为一名老师。10年过去了,凯恩斯还是一名大学在校生,不仅毕业遥遥无期,还欠着6.5万美元学生贷款。“进入这个过程时,我才17岁,”她说,“对大笔钱根本没概念。

    入读莱斯利大学时,凯恩斯为交学费动用了联邦政府所提供低息贷款上限。即使这样,大一那年还有4000美元学费缺口要自掏腰包。到了大二那年,凯恩斯的学费缺口达到7000美元。由于实在无力支付,她只好寻求第二份贷款交学费,这一次只能用私人贷款。

    最初读大学时,凯恩斯试图参加一些社会活动,但因为无法支付往返公交车费而停止。大三那年,凯恩斯决定重新开始,却陷入更深的财政危机。她转学到霍夫斯特拉大学。然而,这所学校一学期费用就高达2.5万美元。由于没有申请到任何助学补助,凯恩斯根本不可能在霍夫斯特拉大学读下去。之后,她又转学到其他多所大学,同时兼职做一些报酬很低的临时工。

    如今,凯恩斯就读于马萨诸塞州的东北大学。她已经27岁了,短期内却无望本科毕业。

    在中低收入家庭出身、有幸获大学录取的年轻人中,凯恩斯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其中,选择就读私立大学的中低收入人家孩子最可能陷入贷款的深渊。

    私立高校多昂贵

    凯恩斯最初选择的莱斯利大学和后来就读的多所学校都是私立高校。在美国高等教育机构中,私立学校和公立学校的资金来源不同,学生因此缴付的学费和相关费用也有着天壤之别。

    公立大学主要由政府出资,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还对每位在校学生提供8000美元到10万美元不等的补贴,其中部分直接拨款给学校。私立大学的办学经费来自民间,学费也要贵许多。美国《波士顿环球报》数据显示,如今入读美国公立大学的中低收入家庭学生有半数得自付学费,人均每年1万美元,入读私立大学每个学生每年的平均费用则高达4.4万美元。中低收入家庭的年均收入在3万美元以下。

    与公立大学相比,私立大学的规模相对较小,学生人数在2000以内。尽管收费不菲,在全美高校排名中,除了少数几所特别知名的私立学校,大部分私立高校的排名并不理想。学生毕业后在就业市场上的竞争力有限。过去在美国,私立大学的学生多是富裕家庭的孩子。越来越多私立大学近年来拓宽生源,面向中低收入人群招生。尽管校方提供相应的奖学金计划,入读私立大学仍是一笔不菲开销。

    地处马萨诸塞州西部的迪安学院以前只提供两年制大学教育,颁发副学士学位 (相当于本科肄业证明),10年前开始提供4年制大学教育,录取70%的申请人。

    去年,学校招收的一名学生学费预期家庭贡献值为零。校方因此给他颁发1.7万美元“校长奖学金”,另外给予1.3万美元各类助学补贴。计入学费、住宿费和其他杂费,安迪学院每名本科生每年供需缴纳5.31万美元。尽管已经获得3万美元奖学金,这位家里完全拿不出钱来的学生每年仍有2.31万美元的学费缺口要填补。如果申请学生贷款,他读完4年大学负债将超过10万美元,这还没有计入通货膨胀因素和利息。

    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安迪学院本科生毕业6年后的中等平均年收入只有3.27万美元。

    负债累累毕业无期

    即使背负巨额贷款,安迪学院学生还有望毕业,找份工作慢慢还贷。安迪学院的毕业率虽然只有50%,已经领先同类院校。

    低毕业率的美国私立大学比比皆是。纽伯里学院只有30%的学生毕业,湾州学院的毕业率只有15%。低毕业率恶化了美国学生贷款危机,没学位还欠债是危机中最可怕的个案。在美国私立大学,身负巨额贷款半途而废的学生比比皆是。派因·马诺尔学院辍学学生人均负债1.4万美元。东北大学辍学学生人均负债2.4万美元。

    即使小额的学生贷款也可能酝酿着大危机。因为无论毕业与否,学生们一旦离开学校6个月就要开始偿还贷款。

    在波士顿,高中毕业生中等年收入2.8万元,大学辍学学生的中等年收入为3.2万美元。拿到副学士学位或学士学位后,年收入有望分别增长到3.74万美元和5.2万美元。即使如此,收入的相当部分将用于偿还学生贷款。
    学生家长贷款风险高

    华盛顿智库“现在改革教育”高级政策分析师玛丽·阮·巴里认为,学生贷款危机可能要严重得多。因为,现有数据仅统计政府提供的学生贷款,私人贷款并未计入其中,也不包括联邦政府提供的学生家长贷款。

    出身海地移民家庭的肯尼·让在高中时是名出色运动员,擅长橄榄球、篮球和排球。2010年高中毕业后,入读芒特艾达学院。虽然捉襟见肘,但他尽可能少贷款,终于坚持到大学毕业。即使文凭在手,他却难以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不少用人单位根本没听说过他花大价钱入读的学校。让最终在一家电信公司找到一份工作,每个月收入的相当部分都用于偿还上学期间欠下的贷款。他不愿意深究自己到底还欠多少钱。“这令人沮丧。”他承认。

    不少学生对自己所欠债务缺乏清晰认识,因为教育部出具的学生贷款数据不包括他们所承担的私人贷款或学生家长贷款。美国国会在1980年通过了学生家长贷款计划。不同于其他贷款,申请学生家长贷款的家庭不需要出具收入与负债比率。根据这项计划,只要家长一人年收入达到5000美元,即可申请每年4万美元的贷款。

    学生家长贷款的申请门槛虽低,但引发不良贷款的风险却极高。一些学校甚至无视美国教育部的禁令,将学生家长贷款计划列为校方为学生提供的优惠助学措施,极具欺骗性。

    让得以完成大学学业,就是因为做护士助理的母亲签下了学生家长贷款,不过贷款得由他自己偿还。他最终鼓起勇气查清母亲和自己究竟欠了多少钱。

    “总共是8.32万美元,其中包括近4.7万美元学生家长贷款,”他说,“比我预想得糟。”
    
    相关链接

    学生贷款危机美国各地不一

    美国学生贷款危机严重程度各地不一样。在对公立高校补贴较多的地区并不突出。私立高校传统悠久的马萨诸塞州等东北地区是学生贷款的重灾区。

    原因可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由于联邦和地方政府缩减教育补贴,不少高校纷纷涨价。受政策调整影响,到了20世纪90年代,大学生可以轻松申请贷款,各高校也被鼓励尽量多招生。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各地进一步削减对高校投入。

    为提高排名,不少享受地方补贴的公立学校以优惠条件招收外地学生,令现有助学补贴资源更加紧张。不少中低收入家庭学生择校时只好选择正放宽生源招收的私立大学。

    中低收入家庭需要慎重择校

    举债上学、拿不到学位还负债累累、即使找到工作也难以偿债……对于所招收中低收入家庭学生面临的困境,各私立大学校方闪烁其词。

    他们承认:没错,上大学就是要花钱。另一方面,他们强调,私立学校优美的环境、老师对学生的高比例值得付出额外费用。至于这笔费用究竟应该是多少,没人能给出准确的数字。

    曾在马萨诸塞州多所大学任学生财政援助高级官员的资讯人士詹妮弗·罗伯茨对此却持不同意见。

    作为在一个有6个孩子的单亲家庭长大的人,罗伯茨对中低收入家庭学生格外有认同感。她认为,来自这些家庭的孩子为了实现上大学的美国梦,抵押了自己的未来。“学生们被这种美国梦欺骗了,”她说,“美国梦可不是让你余生负债累累。”

    为此走访多个学生和多所高校的《波士顿环球报》记者尼尔·斯韦戴伊建议慎重择校。除非少数被哈佛大学等知名学府录取的出类拔萃之辈,出身中低收入家庭或家庭预期贡献值为零的学生最好不要选择学费高昂的私立大学。可以考虑先入读两年制的社区大学,之后再转学州立大学等公立高等教育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