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媒体连连看 >> 为何小品种艺术更值得关注?

为何小品种艺术更值得关注?

  古代织绣作品(局部)   

  詹 皓

  现在的艺术市场处于寻底和没方向之际,底在哪里得涨起来了才知道,艺术市场上看似品种很多,真要你打定主意介入,还真不知道该选择什么品种好,似乎每个品种都经历了发掘和爆炒,剩下的一地鸡毛谁来收拾呢?
  虽然是看戏心态,但对于真正有兴趣介入艺术市场的资金来说,永远需要发掘下一个价值洼地。目前,大牌、一线、标配、稀缺、递藏等传统的收藏理念早已泛滥到普通人也能略知一二,那么对于真正的藏家来说,他需要更新的理念来支撑他的收藏探寻之路,而小品种艺术就是真正的收藏者在当今市况下需要秉持的理念。
  市场形成新的标配

  小品种艺术是相对于大品种来说的,比如书画、陶瓷、油画、当代艺术是传统的大品种,而当代水墨、书法、佛像、文房、茶具、信札,也都渐渐从小品种发育成了热门品种和新的拍场标配,不复安静之余,也失却了小品种固有的美好和价值感。
  对于大品种和新的热门品种,近年来,资深藏家其实是在回避当中的,除非是为了建设艺术馆、博物馆的需要,除非是特别的代表作。所以,这几年大品种里还能不断地曝出亿元天价,但绝大多数拍品都只有欲振乏力、无奈回落甚至流拍的份。由于总体需求的收缩,也导致各大拍卖公司走了减量路线。
  一些原本的小品种现在反而成了新的热门品种,导致各大拍卖公司纷纷开出专场。小品种本来数量就少,如今成为拍场标配,一下子能涌出这么多量来,不得不让人打个问号。

  藏家的心态是游击队员

  真正的藏家本来就拥有一种游击队员的心态,人多的地方不去,敌进我退。他们更喜欢在冷门品种、细分品种、有收藏障碍的地方寻找乐趣。如金石碑版,向来被称为“黑老虎”,就是因为收藏和鉴赏这个需要有较好的国学底子,门槛极高,仿冒也不易;名人信札,需要对历史掌故十分了解,并拥有一定的人文情怀;古代书画里的三线名家,名气不大,但画工不差,存世量反而稀少,所以收藏价值也很明显; 新媒体艺术,大多数人对此不理解,有点年纪的藏家甚至很反感,年轻艺术家反而很容易出头。这些有一定门槛的小品种,已经成为了新的小热门,有些正在培育潜力。
  藏家的心态也很实际,大品种聚集的风险不是两三年里就能释放完的,更关键的是,价格风险之外,赝品风险更是一个巨大的地雷,书画、陶瓷等传统大品种是明显的雷区,而且目前还没有找到很保险的排雷手段。高估值的雷区是不是还值得介入,相信大家自能判断。
  还有些新热起来的小品种,也有进入雷区的可能,比如金铜佛像、铜炉、家具等。它们有的在文化内涵上难以理解,有的在材质上鱼龙混杂,有的估值已高,是否值得介入,藏家们也自有判断。

  古代织绣收藏前景明显

  一些有工艺要求、年代感觉的杂项,反而是当今市场里的上佳选择。比如古代织绣,在全世界享有很高的收藏地位,北京故宫以及全世界最重要的博物馆,都有中国织绣品收藏。在当今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我们更应该发现织绣在中国古代艺术品里的特殊价值。百年前,织绣的收藏地位就不亚于官窑,但在今天,却沦为一个边缘小品种。
  中国是丝绸的故乡,织绣文化源远流长,织绣品也向来深受皇家贵族的重视,越往古代,织绣的讲究越多,工艺越精湛,很多织绣手段,随着年代流逝了,这也给织绣的年代判断和真伪判断提供了便利。类似这样材质美、工艺美、图案美的小品种,再加上丰富的文化背景和历史渊源,会给收藏者带来无限乐趣,自然,其收藏前景也是十分明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