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媒体连连看 >> 海外华文文学应有更大雄心“闯”世界

海外华文文学应有更大雄心“闯”世界

  杨剑龙

  近些年来,海外华文文学呈现出日益繁荣的态势,诸多作家活跃在海内外文坛上,包括张翎、严歌苓、戴小华、陈谦、虹影、施雨、施玮、张翎、周励、华纯、王琰、叶周、薛海翔等,成为当代文坛靓丽的风景。他们的创作,包括张翎的 《流年物语》《阵痛》,严歌苓的《床畔》《舞男》,施玮的《叛教者》,王琰的《天才歧路》,戴小华的《忽如归》,叶周的《丁香公寓》,陈谦的《无穷镜》等,引起了国内读者关注。海外作家也频频触“电”,他们的作品被改编成影视作品,扩大了作家与作品的影响。
  与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相比较,海外华文文学创作近年发生了重要变化,大约呈现为几个方面。
  从“边缘人”转向“两栖人”的生活与心态的描写。改革开放后,最初的华文文学创作大多可归入“留学生文学”,基本描写主人公在异国他乡的生活与心态,尤多表现难以融入异域文化的“边缘人”心理心态,如钱宁的《留学美国》、小楂的《丛林下的冰河》、郁秀的《太阳鸟》等。随着海外华文作家身份与心态的转换,尤其常在故土与国外穿梭居住,不少作家成为“两栖人”,生活、心态的变化,使他们的创作内容也随之变化。
  从类自传体转向历史或现实描写。最初的华文文学创作大多描写在异域他乡的奋斗和挣扎,作品大多具有类自传体倾向,曹桂林的《北京人在纽约》、周励的《曼哈顿的中国女人》等莫不如是。当海外华文作家视域拓展、心态变化后,他们开始从更深广的角度寻觅题材、思考人生,或者从历史深处挖掘,或者从社会现实着眼。
  从情绪性写作向思想性写作转换。如果说最初的华文文学创作大多呈现比较情绪化的特征,作家宣泄在异国他乡奋斗中的郁积情绪,个人化的内心波澜与情绪构成作品的重要部分(如薛海翔的《情感签证》等),那么,多年创作实践后,他们的写作逐渐从情绪性转向呈现思想性,在创作中追求人性深度、思想力度。
  这批华文文学作家大多为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前期教育基本在中国完成,人生观基本在国内形成,虽因出国深造在思想观念与人生态度等方面发生变化,但是根仍然在中国。随着年龄增长、境遇改善,他们对于祖国呈现出越来越多的关切,中国内地生活已成为他们创作的资源与市场。随着创作在国内不断发表并被列入各种排行榜并获各种奖项,海外华文作家与中国内地文坛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他们将世界文坛新的信息和动向带进来,扩大了文坛视阈,拓展了创作视野,不仅成为中国当代文坛的靓丽风景,也成为推动中国当代作家创作的某种动力。
  与久居本土的作家相比较,海外华文作家在异域生活和文学创作中有着更开阔的国际视野,有外语基础者的阅读面比国内作家更开阔,对于世界文学的动态更敏感一些,其创作在中国文学传统的影响中,更具有世界文学的某些因素,因而,他们观照与描写生活的角度更独特与开放,也将眼光更多地投向对于家园的书写,呈现出国际视野与家园情怀的交融。
  于近些年海外华文文学创作的兴盛中,笔者仍然觉得在题材选择与创作心态把握上,存在一些值得重视的问题。
  其一是在拓展国际视野中,应注重具有世界性意义作品的推出。近年海外华文文学创作影响增大,尤其是不少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更放大了传播效应,看得出其中一些作家有了多年创作沉淀、生活与情感积累后,已经具备了成为大作家的基础。一些有相当造诣和成就的名家,不应满足于表面的“流行”和“当红”,尤应努力提高文学创作的品位,在创作题材的选取、文化历史观照的高度和深度、创作的民族性特色和个性化特征等方面有更多提升,努力创作出具有世界性意义的文学佳作。其二是在葆有家园情怀的同时,注重创作心态的独立。不少华文作家近年的创作或以家园生活为素材,流露出浓浓的思乡怀旧情绪,或十分关注国内的政治生态、文化环境,一些作家将在中国内地作为新作发表的首选地,也因此,常有作家观察文坛“风向”,甚至以创作迎合或屈从流行态势。早有学者认为,“人的文学”与“自由的文学”已经成为海外华文文学的传统。作为有思想的作家,应该注重独立的表达与真诚的思考,而不能因为刻意迎合某些外部因素(包括影视市场对题材惊爆度或流行口味的需求)而去轻易改变或扭曲自己的观念或创作,对于海外华文作家来说,贵乎家园情怀而常有而真诚的文学表达,才能真正创作出将国际视野与家园情怀融汇的佳作。其三,拓展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坛的影响与价值。海外华文文学创作的不断繁荣与发展除了引起国内文坛与读者关注,也引起国外出版与文学奖项越来越浓厚的兴趣,应趁势拓展在世界文坛的影响。某些已经具有重要影响的海外华文作品,应该努力译成外语在国外出版; 有较好语言水平的作家应该考虑用外语写作,在创作辐射国内的同时,考虑如何扩大在国际文坛的口碑和影响力。
  以华语为创作工具,海外华文文学已成为华文文学史重要的组成部分,需要进一步思考和处理好多元化与一体化、个性化与群体化、世界化与国别化、人性化与世俗化的关系。海外华文文学的发展,需要考虑如何培养与发展新一代华文作家的问题,在已建立的华文作家团体中吸收和培养有文学创作潜力的年轻作家,如在美国休斯敦的中国文化学社、北美华文作家协会、美国华文文艺界协会、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海外文轩作家协会等,都可以尝试加强这一方面的探索。